退休後,用詩心時間管理

2018-08-24 17:31:35 │ 生活知識家+

彙整編輯 | Yukie

圖片與文字提供 | 退休好幸福

1

退休前半年,我曾想過未來的平日要怎麼安排,起念,還沒細想就過了,沒有任何具體辦法與計畫,僅僅飄過一個念頭:「我要睡到自然醒!」說真的,我還滿開心地期待自然醒的生活狀態。

 

 

從退休日子,談重新決定日出的位置

issue04_296_01.jpg

 

三月,退休日子來臨了,第一個星期的作息卻是出乎意外,有點失控。每天自然醒的時間都比平日上班時間還早,之前還得設定鬧鐘,再掙扎個幾分鐘,現在竟然早了一個多小時就清醒了,想賴床都覺得罪惡。我自覺自問這是怎麼回事?過去人們常說「長夜漫漫」,現在難道我退休後的日子是「白日慢慢」?

 

我開始思考「時間管理」這件事,以前是公司的高階管理職位,當然對於所謂的時間管理的七個方法,知之甚詳,甚至從企管書本研讀、工作經驗等等有了幾個衍生的技巧與心法。魚是從眼睛開始爛的,所以內行人看魚的新鮮度是從魚眼睛;如果企業會出現經營危機,甚至會倒閉,問題都是出在公司負責人。現在,我是「一人公司」的負責人,首要做好時間管理。

 

於是「重新決定日出的位置」,成了我的時間管理新工程。

 

 

好好運用自己的時間

2004年,日系品牌「無印良品」正式進駐臺灣。當年的「回到單純」品牌廣告:「簡約,沒有過多的東西。不干擾物質本身的初衷,以對每種素材的理解和尊重,在機能上做到盡可能的乾淨、友善。固執地相信美好的使用經營,重於一切,擅長減法,純粹生活,這就是無印良品的一切。」

 

我也設定我的退休日子,物欲減法,純粹生活,「美好地使用時間」,讓作息的時間品質保持自律,生活要簡約,但是思想要博雜。「做時間的主人」真好,有時可以賴床、頹廢、放空、無所事事。當然,我也明白美國政治家季辛吉(Henry Kissinger)所說的:「節制,是有權選擇的人才有的美德。」

 

我想試試在退休後,進化自我「知識的甜美」,可以走多遠?第一步,我開始把「梅迪奇效應」(Medici Effect )放入日常,企圖讓退休日子轉彎。

 

所謂梅迪奇效應,就是在十五世紀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梅迪奇銀行家族,資助了眾多範疇的創作家,有雕刻家、科學家、詩人、畫家、建築師與金融家等等,讓他們彼此在佛羅倫斯交會、學習,所引發的化學效應打破了不同文化的框架與界線,他們所合力創建的新觀念世界,後人稱之「文藝復興」。這麼一種不同領域交會的地方,現代人稱之「異域碰撞點」。

 

issue04_296_02.jpg 

我現在有時間「在家讀詩」了,有更多的時間可供自由運作,讀書、旅行、交友、喝酒、在家寫作、外出採訪、看電影、看球賽等等。退休後,每天就是「與自己生活」,把它轉念成「未來的日子,就是一個人的生命旅行」。因此,我想在生活裡應該加入「冒險」與「挑戰」的元素,試著創造出新的成就,避免日子變得過度稀疏、頹廢。

 

 

嘗試各種新事物

issue04_296_03.jpg 

「挑戰」是一種心態,如何讓自己的創作、書寫、思考有新的領域跨域,如何廣納多元文化,打破聯想障礙,如何任由思想散步,尋找不同關係……想到有這麼多新的「如何」,覺得未來應該很忙碌吧。與「冒險」接軌,跳脫慣性思維,接觸不同文化,用不同方法學習,扭轉假設,發現不同世界。在生活放入梅迪奇效應,應該是有趣的異域碰撞點,這是我的退休宣言,出發吧!

 

準備了許多本筆記簿,在封面上分開不同領域項目,有地理歷史、哲學人文、孤獨管理、金融經濟、文學欣賞、時事評論等,把聽聞、閱讀、想法、雜知識分別往裡面丟,用手書寫,記錄累積。認真運作已經熟稔的「橫向思考」,這是我年輕時就讀數學系,最大的學習收獲:把不相干的東西找到新關係。最後,再自問:「我應該貢獻什麼?」

 

以前的上班歲月,壓抑是生活的必然,時間屬於家人和工作。到了「逐漸老化是幸福」的年紀,有人的時間解放了,「多到氾濫成災」,不曉得如何使用,呈現失控的荒廢狀態。我理解「性格不能改變,但應該被管理」,時間管理新工程的目標與概念有了,我需要找到方法。


標籤|退休好幸福

分享至:

登入會員
X

帳號:
密碼:



忘記密碼?

現在註冊!
  • 撥打全台灣免費服務專線
    0800-366-086

    或留下資料,專人將盡速與您聯繫